徐律和刘队

凎!!!他俩真的过分好看了!!

baixiaorou:


剑网3 / 秀太×暂且不知道什么太

燕攸宁第二次见到江瑜时,已经过了小半月。

那时他在去忆盈楼的路上,被一位小师妹喊住。

“攸宁师兄!”

“嗯?”燕攸宁停下了脚步。转身看她。

“师兄,你带回来的那个师弟,他……”师妹犹豫了一下,说道,“我们练武功的时候他就在边上看,看就算了,还笑话我们,大家都不喜欢他!”

“师弟?”燕攸宁一愣。

“就是那个江瑜啊!”

“江瑜……”燕攸宁念了两遍这个名字,才突然记起来,上次出坊这个死乞白赖跟回来的小尾巴。回来之后由于太忙,燕攸宁几乎忘了这个人的存在了,这下小师妹一提醒,他才有点印象。怎么,这人非要来七秀坊,却不愿意和七秀弟子共处吗?

燕攸宁顿了顿道,“带我去看看。”...


梗来自


婚后日常真让人沉迷…

========


李易峰在家切了个西瓜,捧着坐到沙发上拿勺子舀着吃了一口。

门锁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,李易峰放下西瓜光着脚蹬蹬瞪的跑过去,往门口一看。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愣了一下。

来人吞了口口水道:“妈…你今天回来这么早啊。”

“今天剧组突然放假。”李易峰道,“我刚切了个西瓜,你去重新拿个勺子来吃。特别甜。”

“不……不用了妈。我先房间休息一会。”小陈同学轻手轻脚的换了鞋就要往自己房间冲。

“等一会…”李易峰伸手拉住他,“你今天不对劲啊?”

虽说儿子大了不粘父母,但是自己这个儿子从来对他都是撒娇打滚无所不用,今天难得早回来竟然还想躲着他?犯事了...

拿着手机,无意识的滑到了通讯录,反应过来时,已经拨号出去了。李易峰怔了一下,还是把手机贴到耳边。

那边接电话的速度不快,嘟嘟了好几声,让人忍不住打退堂鼓。

“喂……”一个稍显沙哑的嗓音。但却奇异般的让人冷静了下来,李易峰回,“喂,威廉,是我。”话一出口他就觉得有点蠢,果然那边嘿嘿笑了起来,“我当然知道是你啦,怎么了吗?”

“没怎么……”李易峰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,然后故作轻松道,“没事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啊?”

陈伟霆笑的更夸张了,“可以可以。我就是觉得你最近也挺忙的呀,累了吗?”

那一瞬间,李易峰突然明白自己这个无由头电话的意义了,他小声说,“特别累。”

累什么呢?各大活动一如既往,电...

第二段

燕攸宁被小七捡到时才五岁,那时,他是个流落街头的小乞丐,不识一字,不知自己姓甚名谁,不知道未来是什么。只知道面前有个粉色衣服的小姐姐,小姐姐手里拿着个纸袋,纸袋里是够他吃好多天的肉包。

他伸手一抓,细细的手腕被抓住,面前的小姑娘叹了口气,便带他到了山清水秀的七秀坊。

那时候的他,只知道自己再也不用为吃穿发愁,还有人教他武功。后来他才知道了,孙飞亮,曲云,七秀,五毒,乃至远在海上的侠客岛。当然,世间的恩怨情仇总是太多,这些于他已是太过遥远。

燕攸宁在七秀坊一住就是快十年。原先瘦瘦小小的身子日渐拔高有了少年的风采,举手投足间都是恣意风流。

又逢月初,萧白胭想了想,决定派燕攸宁去接洽这一批粮...

剑网3 / 秀太呀

起因是他在扬州门口喝茶,扬州城门前这个茶铺人来人往,江湖上三教九流皆聚于此,小二送的茶还没到嘴边,那边就有人闹起了事。无非是茶烫不烫,茶浓不浓之类的话。他皱皱眉,拿起双剑就走——

出茶铺就是一片林子,不远处地上写了个名字——江瑜。

嗯?

这个名字十分耳熟,要是硬说,好像是他徒弟。

于是他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。

手里蕴了一点力道,劈开一层土皮。

什么嘛,原来是铜矿。

大唐地大物博,铜矿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东西,但是他想了想,还是挖了出来,拿回去打几把钥匙也是好的。

随手把红铜放在背包里,他还在想,有机会要问问江瑜,好端端把名字写在那地方做什么。

“师父——”

这是一声轻喊,闷闷的,...

“我是陈伟霆,生日快乐,峰峰!”

“不要喊峰峰!”李易峰一边拍一边挑刺。

“我是陈伟霆,生日快乐,李易峰!”

“陈,威,廉!”

“我是陈伟霆,生日快乐,兄弟!”

“……勉强可以。”

然后坐着的人已经起身,上前两步,将他抱了个满怀。

“生日快乐,兄弟。”这回是贴着耳边说的。


继续瞎JB写

  李易峰掏出手机发了条微信,“我到了。”

  对话框的备注写的是“威廉”。

  李易峰曾经很无聊的用小号搜过自己和陈伟霆的tag,里面的姑娘们兴致勃勃的讨论着粉红点嗷嗷直叫,眼见着车都快飙到天上去了,李易峰无奈的准备关掉时,看到了这么一条,“全世界他喊的威廉最好听。”李易峰心里一动,腹诽道,“废话。”

  所以每每看到这个备注时,他总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跟着念一遍,“威廉,威廉。”

  快过来吧威廉。

  “welcome~”那边回。

  李易...

瞎JB写,满足自己脑洞。

胸口一阵冰凉。

付书恍然觉得,他今天可能就要折在这里了。

手腕脱力,锦书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。

周围非常安静,这一声犹如一个开关。方才还远远持剑站立的柳七这一秒已经到面前,下一秒抱着付书飞一般的远去。

付书哆哆嗦嗦的点了自己几处止血的穴位:“好…好了七哥,死不了,你快点跑…欸我笔呢…”

“给你拿着了。”柳七冷声道。

听出这人心情不好,付书识趣的不再吱声。柳七抱着他跑的飞快,周围只有风声,付书能感觉到,那支插在自己胸口上的箭正在一点点摩擦着血肉,撕裂的痛苦加上失血,付书的脸色一片煞白。

“七……七哥,你还是说说话吧,哎哟喂疼死我了。”

“你活该。”柳七道。


其实是...

三天补完,双主角双白毛cp站定 [ V ]

1 / 4

© 百里仗剑江湖 | Powered by LOFTER